学者•学生

胡溧:认真履行培养人才、科技创新和服务社会职责

发布者:新闻中心发布时间:2018-12-27浏览次数:1417

记者 刘巧媚

    胡溧,汽车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休斯顿大学访问学者,担任湖北省声学学会理事、中国汽车工程学会会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及国内外多家知名期刊的评审专家等,主要从事汽车轻量化技术及NVH方面的教学和科研工作。 

    “来来来,快进来坐。” 前一秒还在聚精会神工作的胡溧教授,见到学生来找,立刻放下手边的事情,边招呼着边动手拿出杯子泡茶,然后专心致志地与学生交流。

    参加工作10余年,胡溧教授对汽车NVH及声品质进行了长期深入的研究,承担并完成 “某型变速箱某挡反拖噪声的故障诊断”“汽车车身薄壁件颗粒阻尼复合结构振动-声学特性分析与优化”等相关科研项目13项,获批各类专利10余项,在国内外重要期刊及国际会议上发表论文30余篇,SCI/EI收录近20篇。

    在教学方面,胡溧教授所获荣誉也数不胜数,所指导的研究生大多获得许家印奖学金、国家奖学金等,连续多年指导的毕业生获评校级“优秀硕士学位论文”、湖北省“优秀硕士学位论文”。他本人多次获湖北省教学成果奖、省级优秀学士学位论文指导教师,学校教学新秀奖、教学模范奖、教书育人标兵及优秀班主任等荣誉。

培养学生的综合能力十分重要

    胡溧经常带学生到现场做项目。做项目时,以学生为主导,他在一旁指导和协助。某次做项目,一辆试验车在跑高速时,在某一车速下整个车发生抖动,坐在里面的人甚至被抖到握不住方向盘。他指导学生实际测量后,通过分析处理最终解决问题。

    “通过参与企业的项目,不仅培养学生的实践动手能力和知识应用能力,还培养他们扎实肯干的精神,就像我们的校训一样,厚德博学,崇实去浮。” 胡溧认为。

    去年冬天,最冷的那段时间,他带着学生在室外工作,双手冻得通红,师生依旧聚精会神地进行各种测试......胡溧向记者展示当时的照片介绍说,有的学生在车上做偏频实验,把前后车轮分别垫起来后自由落下,通过一些操作记录相关的数据;有的学生在车里调整实验模板,建立测试开端。

    参与的学生何一鸣说,这样的实践经历不仅提高了动手实践能力,也认识到所做事情的意义。

    他对学生像朋友一样,跟学生不仅交流学术问题,甚至是一些琐碎小事。学生们也亲近他,做项目时,很自然地让他帮忙递东西,遇到问题也主动找他。

    带大四学生做毕业设计时,胡溧每周都会开一次会,了解每个人的进展。“曾经有一周因为工作比较忙,胡老师因此在周六晚上八点多钟给学生开会,一直到晚上十一点钟,在那之后依旧留在办公室工作。”提及自己的导师,何一鸣总是有说不完的话。 

    “今年毕业的学生已经找到工作了,而且找的工作都非常好。” 胡溧自信满满地介绍,程相克去了吉利汽车研发中心、龚亚齐被东风马勒提前预定、郭金鑫被汽车电器领域里面的王者“博世”录用、姚思敏被康明斯录用......团队里的研究生一毕业就纷纷被各大知名汽车整车和零部件企业争抢,也进一步印证了他所带领的团队培养研究生的质量一流。

    作为2016级车辆产业班的班主任,胡溧十分关心学生的成长。“当班主任最重要的就是要和学生打成一片,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因此时间的投入很重要。”胡溧平常会跟班里的学生唠唠家常和未来的打算,提醒他们要未雨绸缪,跟他们一起参加体育活动,班里篮球比赛去给学生送送水、鼓鼓掌。

    “学生们都很优秀”经常被胡溧挂在嘴边,“作为老师要通过科研锻炼以及反复雕琢,不断提升学生的综合能力,将他们打造成为精品。”

做科研要解决实际问题

    “我们搞车辆的,需要长期在企业摸爬滚打,难免要干各种脏活累活,通过一遍又一遍的测试、分析和计算来解决实际问题。”提及科研经历,胡溧描述说。

    今年,他接了东风商用车有限公司的一个项目,需要到河南许昌进行为期两周的测试。当时正值盛夏,天气异常炎热,实验车就停在路边,他和团队成员一直都汗流浃背地工作。装传感器、布线、调试设备等一系列准备工作完成后,便随车上路去跑。

    为了随时了解样车的动态,需要有人在车上跟着,到测试结束。那段时间,每天早上六点钟,他们就开始做各种准备,然后上路测试,在高速上一圈一圈地跑,直到天黑看不清路面,才靠边收拾设备停止路试。

    每天回到宾馆,大家还要围在一起看数据,评判今天所测的数据怎么样?出现了哪些问题?能够说明什么问题?哪些地方的数据需要重做?哪些地方是可以使用的?困了就眯一会儿,醒来后继续干活,每天工作到凌晨,这种状态一直持续了近两个星期。

    “我们做科研,就是要解决实际问题,让客户有绝处逢生的感觉。”胡溧谈道。

    他们每次出门都会带十几G的数据回来,进行有目标地分类,提炼出有用的数据。“中间一旦哪个地方有问题,就必须重新进行测试。” 胡溧介绍,比如,车轮的动平衡不好,就必须换一个车轮,重新进行测试,并分析相关的数据。因此,从刚开始的测试、数据的处理和分析、以及仿真计算核对,整个过程下来大概花了三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解决了所有问题。“测试目标车辆就像给病人体检一样,开始先做一遍体检,然后分析病因并对症治病,之后还需要再体检看看病情有没有改善,一遍一遍循环,直到达到预期的效果。”

    来自江西瑞金的车主夫妇开了一千多公里到达十堰,因为新车抖动故障打算退车,企业那边束手无策,便找到了胡溧的团队。他们第二周周一就立马带着行李和设备去现场做相关的测试。

    与以往不同的是,此次需要在厂家和用户之间进行双向的沟通才能真正了解故障车的工作状态。在车主和厂家双方矛盾激烈的情况下,团队通过测试、分析和计算,调整了车上的某些结构,顺利解决了故障问题。车主夫妇开车临行前,一定要当面向胡溧及团队成员表示感谢。“看着他们满含热泪的双眼,听着他们质朴的谢意,一种自豪感油然而生。”胡溧说道,眼里洋溢着满足。

    “汽车人就要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使命做好车,做质量过关的车,有中国特色的中国人用得起、用得满意的车。”这便是胡溧的工作宣言。

    “大部分时间都连轴转,不是在教室、实验室,就是在办公室。”由于各项工作任务繁重,他经常忙到晚上十点左右才从黄家湖赶回青山。

    做事精、细、严,是师生们对胡溧的评价。


返回原图
/